铁凝谈文学旅程:文学是存放心中的一盏灯

中新网4月28日电 文学是灯,可以照亮人类心灵的灰暗处,给大家带来光明和温暖,也可以对人类精神带来深层关怀、同情心、良知和批判。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26日在新加坡发表演讲“我的文学旅程”,畅谈她如何执着一根笔和怀着一颗朴实的心踏上文学征途,以及在这31年文学旅程上,她对文学又有什么情感和领悟。新加坡《联合早报》刊文作了介绍,摘录如下:

讲座是新加坡文学盛会“文学四月天”的重点节目,吸引500多人出席,座无虚席,连走廊梯级都坐满人。

铁凝主要著作有《玫瑰门》《无雨之城》《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哦,香雪》等。她的作品以大胆触及现实生活而闻名,像她的《哦,香雪》,描写农村少女香雪,在火车站用一篮鸡蛋向女大学生换来渴望已久的铅笔盒,表现农村少女的纯朴和对现代文明的向往。

铁凝说,《哦,香雪》里有着许多她的真实经历。当她小时候住在贫困的小村子里,就曾见识到当地农村女孩对爱情的憧憬。

“她们工作完了,会洗脚,穿着新衣和新鞋,好像要进城里似的,但其实她们是要去火车站看火车。这火车每天晚上就经过这村里,停留一分钟,但这一分钟却成了她们所有愿望的寄托,她们生命最热切的盼望。”

铁凝说,她将这些经历写成短篇小说,后来改编成电影,原以为这种中国乡村女孩的故事,外国人不会了解,结果电影在柏林电影节得奖,评委的评语是:“这部电影有一种很少见到的东方的情感财富,深深打动人心。”

铁凝说:“我从70年代开始爱上文学,这30多年来,尽管资讯发达,网络、视觉艺术等冲击着文学,使文学变得边缘化,但我仍然不想放弃对文学的爱好。我对文学本质还是抱着乐观的态度。”

她还笑言,即使到今天,当有人在报章网络上刊登征婚广告,常常会在履历中加入一句:“本人热爱文学,为人文雅。”

“这让我感受到文学对人的影响,它还是存放在人的心中,像一盏灯一样,带给人们光明和温暖,引导人们的灵魂上升。”铁凝说。

热爱文学的铁凝,认为文学并不限于任何年龄,无论你是小学生、大学生或步入中年,都可以进行创作。她说:“中国作家张洁是从40岁才开始写作,出道虽晚,却仍是鲁迅文学奖的得主。小孩可以从写日记开始,把自己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很多人担心写作没有灵感,不知要写什么,我认为写作最重要还是坐下来开始写第一行字,要写,就开始写吧。”

谈到个人创作的风格转变,有读者认为铁凝早期文字简练,有如一股清风,但后来的长篇作品如《玫瑰门》《大浴女》文字显得冗长,人物众多,难以阅读。铁凝表示,这是她在创作上所寻求的突破。她说:“我觉得短篇、中篇和长篇小说在叙事和文字上是有不同的,短篇写的是景象,中篇写的是故事,而长篇写的则是命运。这几年来,我正尝试把人物角色放在我心中培育,在琐碎当中写出意思。”

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认为中国作家协会有各式各样国家级奖项,如矛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涵盖不同文学类型,让好作品都能受到肯定。

至于中国是否应该设立相似于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项,铁凝说:“诺贝尔文学奖是一项国际性奖项,在世界文学里具有崇高地位,但它并非唯一的世界文学奖项,它也是有着翻译、文化、宗教上的一些问题。”

最后,铁凝也谈到新加坡的文学气氛,她认为新加坡的文学气氛并不冷淡,像她这几天参与了“世界书香日”“文学四月天”等活动,就感染了新加坡读者的文学热情。(周文龙)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华文报摘【编辑:官志雄】登陆注册匿名评论—– 海外华文报摘精选 —–标 题内 容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