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高中作文

还记得,“老郑”帮我们编排座位,遵循“矮的坐前,高的坐后”的原则。我和周围四个女生成立了。

还记得,“老郑”推选了班上三分之一的同学当了自己的“贤内助”-班干部。动不动就以什么团结友好相处为主题,要求班干部留下来商议。班干部好可怜呢。

还记得,“老郑”的物理课,最让全班“幸福”。那经典的普通话,得让全班猜疑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时不时用手扶扶架在鼻梁上的五百多度的眼镜,扫瞄一下有没有人趴在睡觉。曾有倒霉人士被抓到,竟被“老郑”在下课后数落了两节课之久。实在悲哀。

还记得,“十一”前阵子,“老郑”把我独自一人叫到离教室挺远的走廊那儿,还以为他准备因为前阵子我第一次迟到的事又继续“教诲”,吓得我一身冷汗。原来,不是这样的。是他准备叫他负责“十一”的板报,准备就绪后参加学校评比。晕。一向不懂这个的我,只会苦思冥想。为了完成任务,班上很多同学多积极过来帮助我。还好,结果评为二等奖。

20xx.04.29。那是校运会开幕的日子。很热闹的比赛在紧张的进行。我们班有好几位体育健将都参加了。不敢结果怎么样,重在参与嘛。而大多数女生上不了战场就担任拉拉队一职咯,为运动员提供最好的服务。

呵。在校运会开幕时,我们班又因为表现出色获得高一入场评比第二位。呼。“千年老二”哈哈。

高一(18)是个优秀的班级,我们有属于我们光辉的一面。这是由于68颗心,团结在一起,努力的结果。

高一结束了,不知不觉的结束了。上最后一节课时,我们依旧在笑声中度过,好像没有人察觉,这将成为我们68人共聚在一个教室的最后一节课了。

每个人都喜欢发现,因为发现是一种幸福。我发现的不是大自然的奥秘,而是一颗装满爱的心。

记得在四年级的一天,有一次上美术课,我忘记了带铅笔,向周围的同学借了一圈,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借。我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在这时,一双充满爱的手伸了过来。新濠天地app官网原来是我的.同学符吉庆对我说:“借给你。”

我感动不已,不知应该说一些什么才好。这时,老师走进了教室。我坐得端端正正。那节课,我听得特别的认真,画也画得特别的好。下课了,我激动地对他说:“谢谢!”“不用谢。”他接着说,“既然是同学,有困难就应该互相帮助。”

记得有一回,下课了,他在散步。突然,他看见三年级的一个男生在向花坛里丢垃圾,符吉庆连忙跑过去,制止了一个三年级小学生的不良的行为。他开导三年级的话既语重心长又很动听:“小弟弟,你是几年级的呀?”“三年级的。”“把垃圾丢在花坛里,好吗?”

“不好。”“你可以把垃圾捡起来吗?”“可以。”“我们爱校园就要像爱自己的眼睛一样。垃圾是绝对不能乱丢的。”“知道了,谢谢大哥哥。”看着小弟弟远去的背影,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我的好同学啊!今后不论时光的流逝,还是你走向何方,我的心里都永远记得你。

那年夏天,我步入初三。新学年伊始,我在家人安排下转来了初三12班。起初我是“慕名而来”的,还记得第一天看了分班表,几个熟悉的名字聚集在了一张白纸上,是我们学校的学习尖子,有黄小峰,谢小励等。我带着好奇与憧憬走进了初三。

时光荏苒,我很快与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包括他。我第一次认真地注视他是在一节体育课上,一个眼神游离而呆滞的同学吸引了我,我打量了他一下,虎背熊腰的身姿,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些许的刘海下是一些青春留下的脚印,双手不自然地放在身后略显拘谨。这不是李某珊的初二同学吗,我有些印象了,他身旁的黄小峰一直围着他团团转,喋喋不休,似乎只想博他一笑。我问身旁的同学,同学说:“他呀,好像是脑子有点问题的。”同学的回答令我对他更诧异了。于是我便跑去向他要了qq。那天晚上,我渐渐在网上打开了他的心扉,原来他是个很健谈的人,其中最经典的台词是:你手机的型号是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他很正常,而且是个腼腆厚道的高材生。课堂上老师讲授的知识他不仅能很快地理解,而且课后还做大量的习题巩固,遇到不懂的便打破沙锅问到底,誓不罢休。这也是他能取得优异成绩的关键所在吧。在我的记忆中,他从不轻易缺课。有一次晚自修,我见他面红耳赤地插着手,一问才知是发烧了,然而他并没有请假,还干练地完成了两张数学试卷。

生活中的他是个极富思想和内在潜质的人。即使他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但他从不夸夸其谈,而是韬光养晦,默默耕耘。还记得我与他同桌那段时光,我的心情常常阴晴不定,三天两头便找他出气。然而他从不责备我,而是一次次地保持沉默,直到我若无其事地又与他谈笑风生。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因而我视其为榜样。那时还常常跟着他去买早餐,课间跑到他座位上吹水,上体育课练习扔铅球。。。于是他便自然而然地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因为他长得很可爱,闲暇时我总喜欢调戏他,也因此我成了班上广为流传的第二号基佬。暑假或小假期,我也喜欢在qq上找他说话,在yy中与他唱歌,似乎这已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中考如期而至,我没有考上电白一中,没有去他所在的学校读书。我就像少了一个亲人。我在家人的安排下到了电海就读。开学那天,妈妈送我去学校。家渐渐远了,那个夏天,也渐渐在我身后远去了。

他是个“调皮鬼”。一次,他和几个同学打闹,一下子把我的文具盒弄掉在地上,不说“对不起”也就罢了,还把我的文具盒踢来踢去。等我发现时,我可怜的文具盒已“面目全非”,有个地方还裂了一条小口儿,让我生气极了。还有一次,我站在课桌旁,他们几个男生在座位上互挠痒痒,孙永涛突然站起来,头重重地撞在了我的下巴上,直接导致我的牙齿咬破的嘴唇,当时就鲜血直流,过了一个星期伤口才好呢。你说他调皮不调皮?

他还是个“热心肠”。一次,我上学忘带文具盒了,正在我犯愁时,他主动把铅笔借给我用。还有一次,不知那个“捣蛋鬼”用钢笔在我后背衣服上乱涂乱画,害我被妈妈狠狠训了一顿。于是,我请同桌孙永涛给我当“义务监督员”,他愉快地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有了他的“火眼睛睛”,再没人敢“胡作非为”了。另外,孙永涛还做了一些好事儿,在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慢慢地,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他干的那些“坏事儿”渐渐被我淡忘,而他干的那些好事儿却让我记忆犹新,想起就让我心里暖暖的,你说他可爱不可爱?

难怪“调皮”一词常常和“可爱”一词结伴而行、搭配使用,原来,用它们形容小男孩的行为举止再恰当不过了。我的同学孙永涛就是这样一个调皮可爱的小男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