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娱乐事件进入高考作文或可彰显行业深度

这两天,估计没什么话题能大过高考了,而各种各样的高考作文题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其中,安徽卷的试题被网友封为年度“奇葩”。因为,该作文题涉及娱乐圈,以今年上半年宋丹丹引起圈内讨论的“演员和编剧改剧本之争”事件为背景,进行再创作。有网友还声称,“出这题目的老师肯定是宋丹丹的粉丝。”究竟,高考题涉及娱乐圈,是好玩,还是开放,还是为了凑凑热闹?

今年3月,宋丹丹抛出“拍戏不是拍剧本”等言论,在编剧圈引发争议。曾与宋丹丹合作的编剧宋方金发长微博称,宋丹丹片场随意改戏,造成作品走样。随即,宋丹丹反击,称剧本如果好到如刘恒的《窝头》和梁左的《我爱我家》这种程度自己就不会改,随后又否认自己说过拍戏不用剧本。一来二去,这成为引发编剧和演员矛盾的导火索。

无独有偶,安徽高考作文题目就是以该“闹剧”为由头,要求考生根据材料内容阐述自己的观点,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尽管,作文题目中没有点出宋丹丹的名字,但估计地球人都知道。

看到这个题目,不少高中生吐槽——“不好接招”,因为高考生终日在题海战术中奋斗,哪有工夫管娱乐圈的事?其中,《北京爱情故事》《大丫鬟》等剧的编剧李亚玲便发微博声讨:“安徽高考作文题,出题者不负责任近乎玩笑。高考作文可考文史哲功底和思辨能力,但不能考对某行业的专业了解程度。何况影视业小众,普通孩子无渠道深入了解行业生态。尤其无条件上网的乡村孩子和不关注影视业的孩子根本无从下笔,他们无过错却遭重挫!想到会有很多孩子考场上抓狂就心酸。”

有相关行业人士怒斥这题目是考学生对著作权法的了解,称超过了学生所学范围,但也有网友表示,这题目只是要考学生对团队协作的看法,并不拘泥于编剧行业。

对此,知名影视剧编剧六六也第一时间亮出了自己的观点:“这道题考的不是谁说了算,而是考团队协同作战能力以及如何达成共赢”。六六还指出,作文的大道理往往都是从一个小现象引发,考生在答题时不应拘泥于听谁的并就此阐述,而是应该将这个事件作为引题开放思路去写,这个事件只是一个引子。”

既然双方各执一词,那对于参与者或者高考“过来人”而言,他们有什么感受呢?去年参加了高考的考生小王就说了,“这题不是是非题,偏要讨论出一个对错,这种命题最重要的是要提出自己的论点并进行论述,不一定要了解行业的。”

其实,娱乐圈事件成为高考作文题,不是今年才有的事。要知道具有娱乐精神的老师很多噢,就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

●2009年北京高考作文题:“以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作为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该题目源自张韶涵红极一时的歌曲《隐形的翅膀》。

●2011年湖南卷作文题:“根据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随即,网友便“八”出该题目来源于音乐人萨顶顶接受央视节目访谈时所说的一句线年全国卷II的作文题:“代买彩票中大奖”——假如您帮人代买彩票,结果中了大奖,您会怎么做?这与2011年央视春晚上,海清和黄海波表演的小品《美好时代》正好“同题”。

●2011年北京卷考题:以“明星酒驾肇事”为背景设计的选择题。尽管没有点名,但让人联想起此前广受关注的高晓松酒后驾车事件。

高考究竟在考什么?是考你的记忆力,还是考你的综合能力?在记者看来,题目类型和内容就应该不拘一格,更何况语文这门学科涵盖了很多知识,不能以课本上的论英雄,要是光靠死记硬背的话,学生们如何走遍天下?

或许,在很多学者看来,高考就应该考哲理、考深度,要是跟娱乐圈扯上关系,那简直是降低身份。话说回来,娱乐圈也是一个小社会,通常明星们身上发生的事件,更容易被大众聚焦,种种“恶习”或者人性美,也更容易反映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的素养。所以,用高考题来彰显娱乐圈的 “深度”,这有何不可呢?再者说了,当考生们在娱乐圈的是非之间徘徊,在曲折般地纠结着、选择着的同时,未必体现的不是他们真正的内心,所以,这又有何不可?

虽说现在是素质教育,但应试教育的残余还存在,我们不需要死记硬背的学生,因为在工作当中没人再会考你古诗词,考你勾股定理,有的只是活学活用。当然,这是记者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